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锁定退市,贵人鸟的大败局

时间:03-08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12

锁定退市,贵人鸟的大败局

A股“不死鸟”ST贵人(603555.SH)保壳终是失败。3月5日,ST贵人再度以一字跌停板收于0.74元/股,连续吃到近期第五个跌停板。由于ST贵人连续18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股,即使3月6日和7日两个交易日连续涨停,ST贵人股价也无望达到1元以上。这意味着,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收盘价低于1元/股的ST贵人已经提前锁定退市的结局。在2022年5月,ST贵人曾成功摘帽,并于当年易主,东北粮食大亨李志华成为实控人,并表示将逐渐退出运动鞋服运动,进军粮食产业。但如今看来,ST贵人恐怕是所托非人了。当下其不仅面临业绩巨亏下的偿债压力,公司管理层也正在经历动荡。2月22日,ST贵人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公司实控人、董事长李志华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9日,ST贵人仅上任9天的董事、副总经理王荣便光速辞职。针对高管离职情况,3月1日,上交所火速发函要求ST贵人和王荣说明辞职的具体理由、履职情况以及是否与公司产生重大分歧。3月6日,信风(ID:TradeWind01)致电ST贵人董秘办询问李志华被立案调查以及王荣辞职的原因,但未能接通,提示该号码为空号。当A股“不死鸟”的故事行至终章,曾经“第一股”的荣耀不再,留下的只有财务内控上的一地鸡毛。从第一股到保壳求生作为A股首家上市的国产鞋服企业,贵人鸟(ST贵人前股票简称)曾经也是风头无两。乘着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东风,贵人鸟在2009年至13年的四年间,门店数量从1847家扩张至5560家,足足翻了三倍。2014年,贵人鸟登陆上交所主板。次年,创始人林天福一度凭借190亿身价力压恒安国际(1044.HK)的施文博和安踏体育(2020.HK)的丁世忠家族,登顶泉州首富。不过也是在2015年,林天福激进的战略抉择为贵人鸟的命运埋下了伏笔。这一年,贵人鸟先斥资2.39亿元购入虎扑16.11%的股份,由此成为虎扑第二大股东,再以2亿元和1.2亿元的价格投资康湃思体育、西班牙足球经纪公司BOY。2016年,贵人鸟继续大手笔投资。其意图进军体育保险,向安康人寿投资2.6亿元。同年,贵人鸟以2604万美元(按历史汇率约合1.73亿元)拿下街头篮球品牌AND1大中华区独家运营权,另以2000万欧元(按历史汇率约合1.47亿元)拿下美国网球品牌PRINCE在中国和韩国的市场授权。除此之外,贵人鸟另斥巨资意图掌握下游渠道。2016年,其出资3.83亿元受让区域零售商湖北杰之行体育产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杰之行”)50.01%的股权,进而通过杰之行出资1.5亿元拿下湖北胜道体育45.45%的股权。线上渠道方面,同年以3.88亿元购入网络经销商名鞋库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名鞋库”)51%的股份,并于2017年以3.68亿元,收购名鞋库剩余49%的股份。2015年至2017年,连续大手笔的“买买买”过程中,贵人鸟的在手现金从16.78亿元大幅缩减至7.47亿元元。2018年开始,贵人鸟危机开始全面爆发。2018年至2020年,贵人鸟连续三年营收负增长,并且连亏三年,累计亏损超20亿元。因而被实施退市警示,股票简称从“贵人鸟”变为“*ST贵人”。这也是贵人鸟第一次面临退市保壳的危局。为了自救,贵人鸟先是将此前大手笔收购来的资产变卖。在虎扑上市无望的情况下,2018年贵人鸟以2.73亿元的价格将所持的虎扑股份脱手。粗略计算,其投资虎扑三年来年化收益率仅约为3.73%,略跑赢银行定期存款;3.83亿元买的杰之行也被贵人鸟打了个八折,以3亿元的售价清仓。但这对彼时的*ST贵人来说仍是杯水车薪。2020年,*ST贵人的债权人泉州市奇皇星五金制品有限公司向法院提出对*ST贵人进行破产重组的申请。截至2020年底,其总负债高达34.27亿元,但能用于还债的在收现金和交易性金融资产合计仅有0.7亿元。危机之下,*ST贵人开启了艰难的保壳。保壳失败回顾贵人鸟从第一次保壳成功到如今濒临退市,获得上市公司壳资源的李志华以更快的速度带着贵人鸟跌出了资本市场。2021年3月,*ST贵人开始公开招募资产重整的外部投资人,黑龙江泰富金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富金谷”)是唯一报名者。泰富金谷背后,是粮食大亨李志华。其斥资4.2亿元买下了贵人鸟20.36%的股权,成为贵人鸟的重要股东,并通过拍卖,获得了贵人鸟价值9.21亿元的应收债权。7月,*ST贵人的重整计划执行完毕,林天福家族实控的贵人鸟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下称“贵人鸟集团”)持股26.48%;泰富金谷持股20.36%,为第二大股东。重整当年,*ST贵人即扭亏为盈,实现净利3.63亿元,成功摘帽,股票简称变回“贵人鸟”。由于保壳成功,贵人鸟因此也被称为A股“不死鸟”。但在2022年7月,成功带领贵人鸟实现扭亏的林天福家族却因司法拍卖,所持股份被动减少至16.41%,从而彻底失去了对贵人鸟的控制。截至2023年三季度,贵人鸟集团的持股比例已降至13.78%。自此,泰富金谷跃升为贵人鸟第一大股东,实控人变更为李志华。但易主的贵人鸟,却在财务内控上存在诸多瑕疵。2023年1月,其披露2022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实现净利7477万元,实现扣非净利1.58亿元。但直到4月27日,ST贵人披露的业绩预告更正公告和2022年报显示,其实现净利为-941万元,扣非净利为6937万元,与事先披露的预报业绩相去甚远。与此同时,随着年报的披露,时任年审机构大信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大信”)对《2022年度内部控制审计报告》出具了否定意见,贵人鸟再度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成了如今的“ST贵人”,此时距离其摘帽也不过两年时间。大信指出,在粮食贸易的采购和销售、资金活动等方面ST贵人的内控存在重大缺陷。值得一提是,为了2022年财报的审计,ST贵人与其会计师事务所还曾有过一番拉扯。2022年7月,ST贵人公告称,为更好保证审计工作的客观独立性,拟聘请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下称“利安达”)为其2022年度财务报告和内部控制的审计机构,而在此之前,大信为ST贵人的审计机构。10月,ST贵人又公告称,拟由利安达改聘永拓会计师事务所为其新的审计机构。最终,时隔不到四个月再度变更审计机构的ST贵人在上交所的问询压力下取消了该提案。但在11月,ST贵人表示,鉴于公司年度审计工作安排及进展,综合考虑疫情及管控可能带来的审计工作复杂性,为保障公司年度审计工作如期完成,公司拟聘任大信担任公司 2022 年度财务报告和内部控制的审计机构。兜兜转转,7月辞任的大信再度于11月担任ST贵人的审计机构。彼时某“四大”审计人士就ST贵人频繁更换审计机构对信风(ID:TradeWind01)分析称,行情不好的情况下,除了法定情形要更换外,大概率是审计报告和管理层达不成一致才被迫更换的。“虽然公司说自己不存在重大事项未披露,但现在比较担心的是不是经营出现问题,且没有被披露,所以需要更换审计机构”,该人士补充道。针对ST贵人的信披违规行为,监管部门亦对ST贵人的管理层做出了相应处罚:2023年8月,上交所就ST贵人业绩预告更正不及时,对时任董事长李志华和时任总经理林思萍做出通报批评;9月,证监会福建监管局决定对李志华、林思萍和时任财务总监周文凤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今年1月,ST贵人在2021年至2023年,与四家李志华间接实控的关联公司合计发生采购交易2402万元、7.35亿元和1.21亿元,却未按规定披露,因此证监会福建监管局对ST贵人下发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今年2月22日,李志华因涉嫌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从基本面来看,自去年9月,ST贵人宣布退出运动鞋服业务,转向粮食业务,但在新老板李志华的掌舵下并没有过得更滋润。1月26日,ST贵人披露2023年业绩预亏公告,其预计2023年全年净亏4.85亿元,与上年同期净亏941万元相比,亏损额翻了五十多倍。ST贵人归因于其所处的粮食行业和运动鞋服行业市场竞争压力较大,以及计提资产减值减少净利3.56亿元影响。业绩预告发布后首个交易日,ST贵人的股价开始崩盘,一发不可收拾。1月29日至2月8日,ST贵人连吃9个跌停板,股价从1.12元/股跌至0.74元/股,区间跌幅达到37.29%。自2月1日以来,ST贵人的股价就再也没能涨至1元以上。3月6日,ST贵人再度以一字跌停板收于0.7元/股,连续吃到近期第6个跌停板。由于ST贵人连续19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1元/股,即使3月7日涨停,ST贵人股价也无望达到1元以上,ST贵人已经提前锁定退市的结局。参与上次保壳的李志华显然不愿ST贵人就此退市。泰富金谷曾于2023年5月发布增持计划,计划增持不低于5000万元,不超过1亿元的公司股份。但公告显示,截至2024年3月5日,泰富金谷仅增持了2000万元股份,这对正连续跌停的ST贵人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最终,ST贵人还是要直面退市的结局。在2018年至2020年三年间保壳成功的林天福家族,可能也未曾想过,ST贵人上市地位的保质期还不到三年,一个二级市场“不死鸟”神话也破灭在即。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