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ESG基金一季度发行转弱,但人才缺口仍大

时间:04-2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216

ESG基金一季度发行转弱,但人才缺口仍大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胡天姣 深圳报道环境、社会和治理(ESG)标准已成为投资管理行业的关键考量,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将ESG因素纳入资产选择。预计到2025年,全球ESG资产将达到50万亿美元。但宏观经济因素加之投资者对“漂绿”担忧,ESG基金动能近期转弱。Morningstar数据显示,出于对监管不确定性和对漂绿的担忧,2023年第一季度,全球共推出约113只ESG基金,为至少自2020年初以来最疲弱的一个季度。“当我在英国市场推出第一只ESG基金时,几乎没有看到来自投资者的任何兴趣。”CFA Institute全球董事总经理Paul Moody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称,但在近5年的时间内,全球机构与私人投资者对ESG的投资激增,且发展势头良好。Paul Moody说,亚洲ESG市场在短短数年间增长迅猛,造成了在金融服务与投资咨询方面的差距。“真正的问题是,当投资者与机构声称将积极拥抱ESG时,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其补充,ESG金融人才的关键作用是,帮助投资者更好理解ESG因素对投资的影响,以及投资如何有助于可持续未来。ESG基金发行量一季度明显转弱根据Morningstar的最新数据,全球范围内,投资者第一季度向ESG基金净增290亿美元的新资金,低于2022年第四季度的380亿美元。同期,因市场对监管不确定性和对漂绿的担忧全球共推出约113只可持续基金,与过去平均水平相比,降幅明显。自2020年中期以来,每个季度的新可持续基金数量均超过200枚。但下降主要受欧洲市场降幅影响,Morningstar称,部分原因是整个市场情绪被具有挑战性的宏观背景所抑制,但下降亦受“洗绿”指责和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影响。与欧洲相比,其他地区推出的基金数量与前几个季度相当。自从欧盟监管机构去年试图解释SFDR有着清晰的可持续定义与分规则以来,数百只可持续发展基金主动或被动降级至ESG含量较低的“第八条例”基金。Paul Moody表示,总体看,SFDR在设计方面很精细,内容涵盖广泛,但在另一方面,SFDR非常复杂,在实施层面需要花费时间。其称,持反对与质疑观点的可能更多是美资基金。有关ESG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在美国存在的尤其强烈,即支持ESG与气候环境议题,与不认为ESG投资将带来任何实质性影响。Paul Moody补充,欧洲和英国的资管公司对“ESG理念”的接受度较高,也逐步适应与习惯了相应的法规。尽管一季度势头减弱,但Morningstar预计,随着2023年整体市场复苏,估值上升,全球ESG基金流量在3月底达至2.74万亿美元,而2021年底的历史最高值为近3万亿美元。Paul Moody说,随着政策与相关机制落地,ESG成为每个企业/机构在进行日常业务时都必须要考量的因素。此外,ESG转型也能为企业带来更好的资产表现与回报,同时创造一个更可持续的经济路径。“目前尚未有任何证据表明ESG是一个短期潮流,它更多的是一个长期趋势。”“一个基于科学且目标独立的框架尤为重要”“几乎在所有市场都看到了监管完善ESG领域内工作的趋势,欧洲在ESG规则与监管方面保持领先地位,英国与新加坡等经济体也在积极推进。”Paul Moody强调,中国同时也在ESG监管方面进行了大量的优质实践,提高了整个市场与社会对ESG的认知水平。气候信息披露有了最新进展。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近期表示,将在第三季度公布其拟议中的资产管理公司基金标签规则的更新版本;新加坡金融监管局于4月20日推出并启动“净零金融”,将要求主要金融机构和上市公司按照国际可持续发展标准委员会(ISSB)制定的规则,以披露ESG信息。香港证券交易所称计划从明年1月开始,让上市公司量化并披露更多与气候相关的风险并向投资者详细说明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和机遇。强制性程度是主要监管的不同之处。以信息披露为例,有些地区的监管倾向于自愿披露,有些监管机构在企业信息披露方面的规定则更为强制。然而,Paul Moody认为,自愿披露与强制披露并未有十分明显的区别。如在中国,几乎所有前100名的公司目前都在披露环境问题。其补充,中国在ESG监管方面起步相对较晚,需要一点时间弥补差距。除标准不一与“漂绿”担忧外,对ESG的评级差异亦受诟病。投资者和发行方不止一次地声称ESG评级昂贵、主观、不一致、不可靠、大多不受监管,且不乏(潜在的)利益冲突。对于同一类经ESG基金,评级机构有时给出截然不同的评级。CFA此前发布的一份文章称,MSCI、标普和Sustainalytics都有着全面的ESG评级系统,理论上,它们应该有很高的相关性。但MSCI与标普和Sustainalytics的相关性都低于50%。标普和Sustainalytics的相关性较高,但仍低于预期。数据平台Integrum认为,对ESG资产的评级应该是一个“玻璃盒”,而不是一个“黑匣子”。Paul Moody称,部分投资者缺乏专业知识去分辨真实与虚假的ESG资产,当从不同供应商得到同一个产品非常不一致的评级时,即一个评级机构对特定基金的评级比另一个基金高的很多的时候,便很难进行良好的投资决策。此外,在ESG研究与评级领域,需要有更多的全球标准和方法,一个基于科学且目标独立的框架尤为重要。亚洲ESG金融人才缺口亟待填补目前,亚太地区内ESG增长速度最快。虽然中国ESG体量相对较轻,但其正迅速成为这一领域内的领导者,并在绿色债券、可持续发展债券以及ESG股权投资增长等方面有着强劲的发展动力。“其中,中国香港的ESG市场近年间迅速增长。”CFA将CFA协会将中国视为全球最大的ESG市场之一。此外,菲律宾、马来西亚、韩国、日本,印度等的亚洲经济体,均对ESG有着相当强的敏感性,也在积极助推ESG转型。在Paul Moody看来,真正的问题是,当机构声称要积极拥抱ESG时,需要十分清楚地理解ESG转型对其自身而言意味着什么,在这一方面,不同类型的机构情况将非常不同。在理解的过程中,需要受过ESG金融教育的顾问、经理人与资产管理人,以帮助机构将ESG纳入日常业务经营。当踏上碳中和之旅时,减排的第一步往往相当容易。而当试图达到零排放时,困难将加剧。企业甚至需要通过某种借助自认的方式来抵消自身的碳排放,或者找到负排放的公司。投资端方面,其补充,当在谈论不同的排放范围与其含义时,一些投资者可能会感到困惑,其可能并不真正理解ESG转型对经济长期发展的影响。“ESG金融人才短缺是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市场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Paul Moody表示,ESG市场在短短数年间增长迅猛,造成了在金融服务与投资咨询方面的差距。CFA协会一直致力于与中国市场合作,培养更多的ESG金融专业人士。CFA协会希望通过ESG投资证书,促进信息的分享,缩小ESG市场内的知识差距和人才差距。据介绍,自从在全球部分市场推出ESG投资证书以来,全球有超过25000名考生注册了ESG投资证书考试,其中,五分之一来自香港。CFA希望今年能将ESG投资证书正式落地在中国市场,Paul Moody说,中国国内一些传统产业与新科技产业均已向CFA表达了相应兴趣与需求。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